今天拿到出版社的支票,原本還很開心,雖然翻了這部小說中間歷經許多風風雨雨,但至少最基本生活的保障不會跑。

只是打開一看,才發現稿費竟然被扣了百分之二十,理由是「譯文差異」。


前陣子,跟這間出版社陸續接了兩本小說;書寫得很棒,我也譯得很開心。後來,編輯想再發書給我,我就主動說,我希望可以多嘗試不一樣類型的書。

當時的我沒想到,這才是惡夢的開始。

首先,這部小說跟之前那兩本不同,是屬於比較文藝的。在翻試譯稿的時候,我很努力地轉換語氣,把用字遣詞從前兩本的機智俏皮轉換成浪漫文藝。當時編輯對於我試譯稿的評語是:「有進步」。

後來,因為手痛問題,特地跟編輯商討多一點時間進行翻譯(為了怕耽誤進度,我很早很早就跟編輯提了,可不是快截稿才投下地雷),對方也說沒問題,畢竟要再找新譯者她也很頭痛。就這樣,這部小說前前後後我總共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進行翻譯。

在這半年當中,我平均每兩~三個禮拜就會將最新進度,包含草稿、校稿、譯名對照表寄給編輯,請她有什麼問題儘管提出來。當中我也不只一次提到,這本書嚴格來說結構不佳;雖然詞藻華麗,開頭也算有創意,但是故事進行到後半段完全是歹戲拖棚,除了華美文字以外實在沒啥內容。我問編輯,該怎麼辦?

當時,對方頂多也是「你可以再多注意一下用字遣詞」這樣模稜兩可的回應。(翻譯,尤其是文學翻譯,沒有具體例子的建議,實在也只能讓我努力「想像」)

最後我決定,如果這本書實在內容不怎麼樣(看了亞馬遜的讀者評價,還真的滿不怎麼樣的),好歹我也得想辦法把它翻得「讀得下去」。如果內容真的這麼空洞(後半部怎麼看都像三流的言情小說),我至少也得把唯一的優點(文字優美)保留住。

這部小說最弱的,是故事的架構邏輯;故事的發想點很有創意,但中間完全沒交代為什麼,後面更是灑狗血灑得莫名其妙。但既然我是譯者,就該盡本分把書好好翻完;就算內容不好我不能動,至少可以想辦法把文學味保留住。

很多譯友文學翻譯經驗比我更豐富,應該更能體會翻一部「內容空洞」但「詞藻華麗」的小說有多恐怖。最恐怖的地方,就在於文學的韻味並不在於「字義」;這種味道是查字典查不出來的,大部分只能靠體會。好比李白的詩傳頌千古,但翻成英文之後只能說原味盡失,空有文字。

當時的我也想到,我採取的翻譯策略編輯不見得會喜歡,也因此跟她討論過,這樣的作品可能要靠文字轉換,絕對不能直譯,不然連唯一的優點「文字華麗」都沒了。當時編輯沒多說什麼。至少,沒說「你的稿子根本不能用,我們得從頭一個字一個字改」。

花了半年翻完這部小說,也交稿一陣子後,有一天突然接到編輯e-mail。接著,又接到電話。簡言之,她的主管非常、非常不滿意我的譯稿,甚至質疑我是不是正統外文系畢業的;她也對我大吐苦水,說我這次的表現實在太糟糕了

我當下的反應是很不可思議。

當然,我不認為自己的翻譯十全十美,也一直知道自己還有很多東西要學,可是我的翻譯真的糟到讓妳沒辦法用嗎?而且,我之前(將近半年的時間裡)不是一直反應我翻這本書遇到了如何如何的困難,最後決定採取什麼翻譯策略來解決,那時候妳怎麼不說我的譯稿有問題呢?

怎麼會在交稿一兩個月後,才突然說我的稿子「根本不能用」、「要從頭修到尾」、「你這次是怎麼回事」?

編輯在信裡說:「
隨信附上是我主管先修改的稿子。(紅字的部分是他改過的)你可以對照一下你原來的譯稿,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跟你說我之前看到稿子的問題。

我打開檔案一看,發現這份被大幅修改、所謂「很有問題」的稿子,竟然就是當初試譯的段落。咦?當初不是說我的試譯稿很好嗎?怎麼過了幾個月後,當初「翻得很好」的段落突然變得「亂七八糟」、「根本不能用」?

是的,我相信我翻譯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,有很多需要修改,但是連我原本翻得好好的句子,都被改得面目全非。像是:

It was always the same: two fist-sized scoops of coffee ice cream, swirled with a river of hot fudge sauce, the kind that gets thicker, gooey and chewy, when it hits the ice cream. On top of that, real whipped cream.

我翻成:

每次,我和XX(故事中另一個主角)總是點一樣的東西:兩球拳頭大的咖啡冰淇淋,淋上一圈又一圈的特製糖漿;熱騰騰的糖漿灑在冰淇淋表面,變得又濃、又香、又稠,再加上真正的鮮奶油。

結果被改成:

端上來的總是兩球拳頭大的咖啡冰淇淋,淋上一圈又一圈的軟熱糖漿,遇上冰淇淋會變得濃稠黏膠狀,再加上真正的鮮奶油。

這樣一改,再好的文學作品也要變成工程師的檢測報告。


是的,自古文人相輕,我們總覺得自己的翻譯比較好,也許這家出版社(竟然還是以文學作品見長的的大出版社)翻譯策略跟我不一樣,也許「體會作者用心、表現原文氣勢」的作法各個譯者/編輯「英雄所見不同」,但怎麼可以當初在我反應問題的時候一直說沒問題、沒問題、沒問題,交稿後才突然說問題大了?

怎麼可以在根本不給譯者答辯機會的情況下,就直接把譯者判了死刑?


甚至,當初編輯打電話來,我還說:「很抱歉造成妳這麼大的困擾,但我覺得這似乎是雙方採取的翻譯策略不同,我已經把有問題的句子做了原文/我交的原稿/對方主管的校稿對照表,希望有時間跟妳討論……」

結果對方也只是回:「不用了,我跟我主管會一人改一半。」再次聽到消息,已經是收到樣書的時候了。看了樣書,我好難過。很明顯,她們根本是在整部小說都還沒看過一遍之前,就開始一句一句、中英對照地改。

也許,我的翻譯真的很爛。也許,我資質駑鈍,明明進行翻譯前先把整部作品看過好幾次卻沒抓到作者的文風。也許,我天生不適合做翻譯。但我最最最氣餒的,是我感受不到溝通的誠意還有解決問題的努力

如果真的覺得我的譯稿有問題,為什麼不能試譯的時候就講清楚?為什麼不能在我主動提出問題的時候就正視問題、一起討論解決的辦法?(過程將近半年、半年!)為什麼要等到交完稿我都快忘記故事講什麼的時候,才突然說當初「沒問題」的稿子突然「很有問題」?

為什麼連讓我解釋為什麼這樣翻的機會都沒有,就直接扣了我百分之二十的稿費?

如果不是我特別對了收據明細,我搞不好還不會注意到被扣了這麼多錢。


請問,你們對譯者的尊重在哪裡?

請問,你們溝通的誠意在哪裡?

請問,譯者的保障在哪裡?


木已成舟,想來以後大概跟這家出版社也不會再來往。貼這篇文章,除了發發牢騷,也是請各位譯友多加留意自身權益。這種倒霉事已經發生在我身上,我也無力做什麼,請大家接書的時候特別小心,不要像我,書都出版了好一陣子,拿到支票才知道被扣了這麼多錢。

唉,我不禁想,等到哪一天翻譯實在做不下去了,這個部落格大概也可以關了吧。




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9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美
  • 只要原本譯者翻譯正確,審稿的人比照原文再針對譯文來修改,把譯文修改成更流暢比起譯者當初絞盡腦汁想出譯文要來得容易。看起來頗像出版社雞蛋裡挑骨頭,趁機扣譯者的稿費。不要氣餒,出版社多著是。
  • 文學翻譯,老實說翻得「正不正確」很難說得準。我的確不認同對方的改法,不過我不認為對方是要剝削譯者。

    我跟編輯溝通過,的確可以感受到他們也只是想把書做好。但是我不能接受他們做事的方法。

    為什麼有問題當初都不說,連給譯者答辯的機會都沒有就扣了五分一的稿費,實在很不尊重譯者,也太沒溝通誠意。我知道他們真的很忙,可是「忙」能當作理由嗎?

    AveryTaiwan 於 2009/06/02 06:23 回覆

  • 泰迪
  • 我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家。
    跟他們算有點關連,但不是翻譯。
    看到你的遭遇,我的心情也開始黯然,覺得好慘喔。
    我從他們選外文書的風格猜過他們的品味,所以投履歷時從沒考慮過他們。

    你保留了原創的文風,卻被不懂翻譯為何物的編輯解讀為那樣。

    你絕對適合做翻譯的。
    真的不要把自己想得資質駑鈍。
  • 謝謝你。

    其實我並不介意編輯改我稿。正如同綿羊所說,有人給你意見就是進步的動力。只是我很不能接受這種「編輯一定對」的改稿態度。

    看了改過的稿子,有些句子的確在不失原味的情況下更貼近原文,讓我看到自己進步的空間。但有好多我覺得當初嘔心瀝血才轉化出來的流暢中文,也一併被改掉;看著這些句子,真不禁感嘆我當初那麼努力幹嘛?

    AveryTaiwan 於 2009/06/02 06:28 回覆

  • 三腳貓
  • 這種狀況可能只是因為主管換人,而新舊主管對譯文的取捨標準剛好落差比較大,以致原本說OK的譯文風格,到了新主管眼中卻變得很糟。小編也只能跟新主管的口徑一致。

    有時候編輯中途換人,也可能會發生類似的狀況。

    編輯常常是把稿子放到要跑編輯作業時才開始看。事前溝通什麼的,往往只是譯者單方面的盡盡人事而已...

    我也被這種震撼彈炸過。憤怒是難免,不過我現在覺得,舊緣盡了,表示有新的空間容納新的緣分,而新的客戶也許會給我不同的收穫和磨練,這樣更好。
  • 不愧是經驗豐富的三腳貓。

    是底,其實之所以本來「沒問題」的譯稿後來變得「很有問題」,很大一部份就是編輯跟主管之間標準不同。當然編輯也的確向著主管,只好跟著把我打入冷宮。(主管應該沒換,不過大概是書的類型不同,所以標準也不一樣)

    唉唉,前陣子還得意洋洋地說有讀者來信說喜歡我的翻譯,沒想到馬上就遇到這種事,果然沒有每天在過年的……

    AveryTaiwan 於 2009/06/02 06:33 回覆

  • 小工
  • 拍拍,這種情形很多人都遇過啦,我是碰到翻譯社問我是不是包給別人做,怎麼品質變差了

    做久了就學會挑稿,不是因為大牌,是因為知道自己的長短

    三腳貓說的沒錯,編輯都是要開始作業了才開始看,主管如果有意見,小編當然會向著主管
  • 三腳貓跟小工姊不愧是譯道中人,妳們的留言真的讓我覺得「我不孤單」。

    原本我也只是想多磨練自己的譯筆,希望可以各種文風都試著掌握一些。怎麼想到會接到這種地雷書,剛好又碰到兩邊溝通不良,造成今天的悲劇。

    (有些人前陣子可能很疑惑我怎麼沒替新書宣傳,現在大家知道為什麼了吧~)

    以後我大概會以翻譯「非文學」書為主吧。

    謝謝大家溫馨的鼓勵!

    AveryTaiwan 於 2009/06/02 06:42 回覆

  • 沒有惡意
  • 字數75比55。

    下面四個詞值得思考:
    一圈又一圈
    特製糖漿
    又濃、又香、又稠
    真正的鮮奶油

  • HERBLAY
  • 從此將這家出版社打入冷宮...

    永不錄用!
  • 純交流
  • 冰淇淋上加的hot fudge sauce通常指的是用巧克力做的 因此可翻成 "巧克力熱糖漿"

    the kind that gets thicker, gooey and chewy 翻成"濃稠黏膠狀"的確叫接近文意 雖然失去原來英文三個形容詞並排的結構

    when it hits the ice cream..這裡的hit就是指"碰上"的意思 糖漿應該是用淋的 不是用灑的

    最後的real whipped cream 翻成中文"真正的鮮奶油"有點奇怪 這裡指的是"用料實在"意思


  • 一位讀者
  • 投你一票!
    覺得你原來翻譯的比編輯們後來改的好。
    千萬不要因為遇到這樣的編輯就失望了
    少了你的文采真是我們讀者的損失
    聽一位從事翻譯的朋友說
    譯者的工作好像本來就很弱勢--這大概很難扭轉
    如果對翻譯真有熱情
    加油 畢竟每一行都有甘苦 都會遇到自以為是的主管
    總之 加油加油加油
  • renakisakura
  • 看了版主的文章,覺得好驚訝。
    因為我也有過近乎一模一樣的經驗。
    原本是翻推理類,換成翻輕小說,編輯也是跟我說他們主管覺得我翻得很差
    (試譯時,編輯也是說我翻得很好喔)之後接了好幾本書,編輯都沒有提出意見。
    最後換成輕小說,我也是覺得作者本身功力不夠,故事內容用措詞都平平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
    他們主管要我修,我也重修了。最後他們也是丟一篇改了紅字的給我,
    一看之下,發現沒有很大的差異啊(EXP精靈的羽翼,改成精靈的翅膀)。
    然後拖延交付譯費的時間,也沒有提前通知,還扣了十%。
    譯者有時真的是很沒保障呢!
    因為有時譯稿的好壞是由編輯主觀認定的。
  • 冷眼旁觀
  • 每一位譯者
    撇開試譯不談
    在開始翻譯一本書之前
    都必須先簽下一紙很多譯者自嘲是「不平等條約」的合約
    並且清楚的知道
    書的「文字權」完全屬於出版社和編輯
    但還是願意從事這份工作
    不是嗎
    如果很多譯者都遭遇這樣的困境
    或許慣於單打獨鬥的譯者剛好可以藉機會想想未來該怎麼辦
    如果都只是單一個人吐吐苦水
    大家跟著出出氣
    這樣的氣可能還很有得受
    因為在你們這個行業
    同樣的事一定會一再發生
    但如果有人登高一呼
    不知道會不會革命還沒開始
    已經被打入冷宮 永不錄用了
    但各行各業其實都差不多



  • 泰迪
  • 就我跟這間出版社編輯接觸過的經歷(其實還會再接觸到)來想,感覺她們很負責任、很仔細。

    這公司就是很傳統很純文學,翻譯書這條支系是近年來新開展的,但現在的主管應該是待滿久的老編輯。他們或許不認同某種翻譯調,其實也不需要認同,因為他們必須遵循發行人的理念,還要維持公司的整體形象。

    出版業就是這樣。

    負面情緒跟不順遂是過眼雲煙,翻譯路還是要走下去的。

    =)
  • mia
  • 你辛苦了

    我覺得出版公司應該是最後一刻才去看你的稿子,也就是說,你陸陸續續寄出的稿子,他們都沒先看。等到出版時間到時,才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,終於把收集完整的稿子打開來看。因此也沒有時間跟你好好切磋商量。至於扣款的事情,我覺得過份的地方之一就是,對方沒先告訴你他們會這樣做。不知你對照過你原先的譯文與他們改稿後的結果沒?差異在哪裡呢?你覺得心服嗎?我曾有因為風格的差異,讓外編大改特改,有些是不必要改的(不是錯誤,純粹是個人文字風格的不同)。當然有些修改令人心服口服,可是有很多是外編硬要還成自己的風格。後來生出來的譯作,我不禁生出一種排斥感,感覺被染指了.....唉。
  • 學術暴走族‧光頭佬
  • 覺得5樓『沒有惡意』的切入點值得Avery參考:有那麼一點點over-translation。

    你的譯文很像鏡頭在pan,不過修改過的譯文並沒有變成檢測報告喔。
    精練了一點、仍舊保有敘述的fu,不是完全的生硬不忍卒讀。

    或許就像你說的,感受不到溝通的誠意,以及解決問題的努力才是重點。
  • anonymous
  • 我猜得到版主指的是哪一家,就是某大型貴族出版社吧?這似乎是慣性,我也吃過他們的悶虧,交稿時編輯還說翻得不錯,事隔許久催討兩成尾款時編輯突然翻臉,稿子被改得花花綠綠當作翻得不好的「證據」丟回來,直接說尾款不付了。不要氣餒,你不是唯一有此遭遇的人,繼續加油,多試試別家。
  • 悄悄話
  • alex
  • 沒有惡意和純交流說的很值得參考,繼續加油!
  • charles
  • 出版社的商業行業,抹煞了譯者的努力。我以一個讀者的角色來看那段譯文,我寧願看你原來的翻譯,比較有味道。加油!
  • AveryTaiwan
  • 謝謝大家

    關於本篇文章的回應
    由於種種考量
    我就不一一回覆了
    但謝謝大家的批評與指教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