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天,去看了日本留學展。因為自己一直懷抱著去日本留學的夢想(去不去得成還是個未知數,所以只能說是「夢想」),所以想趁這個機會打聽一下有關日本留學的資訊。而最重要的,當然還是有關交協獎學金的事囉。(呵呵,這可是好大一筆錢啊~)

那天我只聽了其中兩場演講;很有趣的是,這兩場演講都是講者說日文,然後旁邊有人負責逐步口譯。

我聽的第一場演講,負責口譯的人員明顯沒受過口譯訓練,因為這位譯者(我猜可能是該組織裡面的工作人員吧)從頭到尾「嗯」、「啊」、「這個」、「那個」不斷,不但口條不順,「卡住」的時候眉頭皺得像是心臟病要發作了,聽/看得我也好痛苦。

另外,講者投影片上顯示的是中文,講的是日文。因為我的日文聽力還聽得懂一些些,我發現其實講者講的幾乎都在投影片裡頭了;老實說,如果這譯者直接照著投影片上的字唸,不但會順很多,而且資訊也會「完整」得多。

之所以會這樣說,是因為我發現這位譯者既不做筆記,也不在資料上劃線(不知道是不是手上沒相關資料?),所以完全憑著自己的短期記憶力。但是在沒受過訓練,現場又不做筆記、不劃線的情況下,也難怪翻出來的內容會東缺一塊,西缺一塊的。當然,口譯跟筆譯不同,口譯傳達出來的資訊難免會有些遺漏;但是問題是 這些訊息其實投影片裡都寫出來了,而且寫的還不是什麼落落長的講稿,而是已經整理過的,簡單、清楚又明瞭的條列式摘要。為什麼不利用投影片的內容來輔助翻譯的進行呢?就算講者事先沒給稿子,大可以坐到筆電前面看著螢幕上的投影片翻譯吧?(我還特地觀察了一下譯者坐的跟筆電擺放的位置,其實很近)

第二場演講的翻譯表現就完全不一樣了。本來上一場聽完我就已經離席了,但是聽到第二場的演講,我以為是中文的講者,後來才發現原來一樣是日文的逐步口譯。因為這個譯者翻得很好,雖然我對這場演講的興趣不大,但還是忍不住偷偷溜回去「觀摩觀摩」。只見講者一邊講,譯者一邊認真地在資料上劃記,有時候講者甚至講個超過三、五分鐘才停下來(上一場大概每講個二、三十秒就停下來讓譯者翻譯);但是這個譯者都能不慌不忙、不急不徐地用流暢的中文翻出來,雖然偶爾還是 會聽到嗯啊這個那個,但是頻率比上一場的譯者少了很多,口條已經不會比一般人講話差了。

就算是臨危授命、就算沒受過口譯訓練,口譯員總是可以想辦法讓自己現場的表現再更好一點吧?像我聽的第一場演講,譯者連投影片都不看,結果譯出來的內容比投影片還少,也殘缺不全、缺乏連貫性;如果翻譯做成這樣,講者不如請大家直接看中文投影片就好了,不是嗎?

說了這麼多,總是批評容易做事難啦,希望自己哪一天上場可以做得跟第二位譯者一樣好(他跟講者之間的默契似乎不錯,應該是有事先溝通過,加分!)。

至於去日本留學嘛,我可能至少還要等個四、五年…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Avery's Vida Loca Avery的異想世界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Narumi
  • Avery,如果你不嫌棄,可以跟我用MSN或E-mail練習日文XD
  • 好啊好啊
    可是Narumi妳的email在哪?我找不到哩
    還是可以麻煩妳寄信到我的信箱來嗎?
    (請見本網頁右上角)
    嘻嘻 Narumi真是個好人
    那妳想學英文嗎?

    AveryTaiwan 於 2008/07/16 11:3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