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常常覺得,人是需要有壓力的;學英文除了自己要有毅力,最好還能為自己多創造一點練習機會,「半推半就」地強迫自己去挑戰一些平常人不敢做的事,有時候做到後來還會上癮哩。今天來跟大家分享一下,Avery是如何厚臉皮地利用參加英語演講比賽來練英文。

那時候的想法跟作法其實很簡單:只要有英語演講比賽,我就會很不要臉地去報名,反正初生之犢不畏虎,沒得獎是應該的,有得獎就是我賺到囉

那年,我還是小大一的時候,由於學英文的瘋狂行徑在系上出了名(美名臭名皆有之),當一年一度的全校英語演講比賽逐步靠近,四周的學長學姐叔叔阿姨紛紛叫我去報名。

在那之前,我上台演講的經驗,除了國小、國中參加過幾次小小小國語演講比賽(有多小?就是偏遠地區的幾個學校自己比自己high的那種),並且從來沒有得過參加獎以外的收穫。高中,由於唸的學校臥虎藏龍,壓根兒就沒有我代表班級(更不用說學校)參加任何比賽的餘地。

也就是說,上大學之前,我參加英語演講比賽的經驗是零。

記得這第一次的演講比賽,我還差點因為某件現在已經完全不復記憶的原因而臨陣脫逃(好像是學長邀約出去打保齡球吧吧?);還好後來有去,因為我莫名其妙地拿到了第一名。

係金A。

等等,事情的前因後果並不如少年漫畫裏的主角總是會因為某人某事(通常是朋友被壞人欺負)而熱血沸騰導致攻擊力瞬間上昇300%;我會拿到冠軍,我想最大的原因還是:參賽者根本不到十個人。

對於一間日間部學生人數將近兩萬的知名國立大學來說,全校英語演講比賽如此的報名慘況,實在令人費解;但在當年,我們校內的英語學習風氣的確並不好(據說現在進步很多了)。

接著,我就又莫名其妙地代表學校參加教育部主辦英講比賽的南區複賽(校內的比賽算是初賽),並且又莫名其妙地入圍,進入總決賽,打入了全國前二十強。我還記得,那次決賽是辦在台大的應用力學館。

那次的決賽分兩輪,第一輪先四~五個人為一組,每組選一名講得最好的再進入第二輪。好死不死,我第一輪就碰上那一年的冠軍,我還記得他是唸台大電機系的林澂,賽後我跟他握手時,他還很親切地問我叫什麼名字呢(雖然現在回想起來應該只是客套吧)。

我發現,參加英語演講比賽,創意、熱情往往比英文能力重要。雖然我那時英文還算不上好,可是靠著天馬行空編故事的唬爛嘴,在幾次即席演講(我參加的一半以上都是即席演講比賽,上台前五~十分鐘才抽到題目的那種)的比賽裏算是獲得還不錯的成績;偶有佳績的另一個原因是,一般人都很怕參加演講比賽,尤其是「即席」的「英語」演講比賽。所以像是校內這種初賽 通常參加的人都很少,也就是說有參加,就有不低的「中獎機率」。

雖然我初試啼聲時拿到了勉強可以拿來說嘴的成績,但之後陸陸續續參加了各機構辦的英講比賽,像是文藻外語學院、中央廣播電台、扶輪社等,就常常「摃龜」;很多時候初賽或是第一輪就被刷掉了呢。想起來,大概是因為大一那次比賽之後就覺得自己英文很厲害,就不把別人放在眼裡(「我可是全國前二十強哩」),疏於練習、準備,才會大二的時候成績掛零吧!

還記得大二的時候,再次參加全校的英講比賽,不但被學弟妹打敗,還連第三名都沒有,心情整個盪到谷底。但也是從那次開始,我認真地反省,檢討自己是不是太自負,以至於忘了多看看別人的優點,改進自己不足的地方。大三的時候,我又再次地通過校內初賽、南區複賽,並且到師大參加總決賽;不過很可惜地,我依然是永遠的「全國前二十強」。

參加英語演講比賽,除了可以強迫自己說英文,還能磨練自己的膽量跟臨場反應,像是有些即席演講比賽會在參賽者講完以後隨機問一些相關的問題,回答得巧不巧妙不妙,也是得不得名的關鍵之一。另外,參加英講比賽也常常可以認識一些學英語的同好,其中不乏高手中的高手,藉著這個機會跟對方交流一下學英文的方法,可以馬上功力大進喔。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Avery's Vida Loca Avery的異想世界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