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要學英文,臉皮夠厚的話可以去試試「國民外交」,不是叫你去騷擾外國人,而是叫你有機會遇到阿逗仔就想辦法製造機會來練習個兩句。就這類練習法來說,「語言交換」大概算是比較流行,也比較正常的。

不過,在我唸的大學,語言交換並不好找。

一方面,我還在唸大學的時候,學校外籍學生並不多(現在的話,據說已經擠入全國前三名);另一方面,女的阿逗仔比較喜歡找女生,男的阿逗仔,就更喜歡找女生做語言交換了(應該不用解釋為什麼了吧)。

所以,我就試過在火車上搭訕外國人啦,或是在書店裏假裝問問題藉此跟外國人鬼扯啦,或是明明旁邊就有台灣人可是卻跑去跟外國人問路。不過說實在的,這樣其實很辛苦,尤其我唸的大學是位於某個一點都不國際性的都市。

沒記錯的話,第一次搭訕外國人,是在嘉義(那裡很少看到外國人)搭火車的時候。那時候,我看到一個白人,年輕女生,不知怎麼地就鼓起勇氣上前。印象中,我是假扮成「妳迷路了嗎之我來幫妳」善心人士(其實人家根本沒迷路);講沒兩句,我又厚臉皮地說:「Can I go with you?」(我們剛好要搭去同一個地方)

一路上,其實非常的尷尬,因為我拚命找話題聊,可是大概因為話不投機,場面硬是給他一路冷到底。從此我頓悟了一件事,要搭訕,就得找個好一點、自然一點的藉口,假裝問路都比「Can I practice English with you?」好。

為什麼?根本就不認識的兩個人一下子要講話是要講什麼(又不是speed date),而且把話講得這麼白,氣氛都被破壞光了!


範例一:「Excuse me, do you know any English bookstore around this area?」

第一次用這招,是在台南北門路上的敦煌書局。敦煌書局有一層樓都是滿滿的原文書,所以我就會不定期地去尋找我的「獵物」,喔不是,是期待來個與英語的美麗邂逅。那一次,看到一個女生在翻莎士比亞的書,就上前問了這麼一句,她就非常熱心地跟我分享她知道的資訊,我們還聊到她很喜歡莎士比亞的作品,不過她說莎士比亞的劇本其實不是現代英語,沒有註釋的話是很難看懂的。(後來我修到莎士比亞,才發現她講的係金A!)。真的是一個人非常非常nice的德國女生。


範例二:「Can you tell me how to get to ________?」(假裝你是外地人,問大一點的路標)

那一次,倒是真的在台北迷了路,剛好路上遇到外國人,就問他們台北車站(Taipei Main Station)怎麼走,他們也很熱心地跟我解說,末了還不忘鼓勵我一下:「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!」Avery當然是很得意忘形地回答:「Oh, I am an English-major.」


範例三:

「Did you see a tall, white woman? We are supposed to meet here...」

這是有一次,跟我大學同學在校園裡騎腳踏車,剛好看到一個白人的男生,我同學就慫恿我過去「繞英文」,於是我就臨時想出這個句。雖然說這句可能「撐不久」但就練習會話來說,總是不無小補。當然,能不能巧妙地轉移到其他話題上,就要看個人功夫囉。


搭訕外國人雖然不見得每次都有好下場,但是偶爾還是碰得到有意願跟你交朋友,或是做語言交換的(當然啦,自己要懂得如何積極地暗示)。我有一個美國朋友,就是在我們系館陽台坐著休息的時候被我看到,我就跑去問他「副教授」、「講師」、「助理教授」怎麼講,因而而結識的;雖然這位仁兄後來去NYU唸法律,就很少聯絡了,但在離開台灣之前,我們也做了很多次語言交換,其中包括幫忙我解決翻第一本書時遇到的難題,後來交情好了,還一起去夜店跳舞哩。只是這裡要特別提醒大家,跟外國人搭訕時請注意禮貌,千萬不要打擾到人家辦正事,或是用餐這一類的私人場合囉。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Avery's Vida Loca Avery的異想世界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也要上譯研所
  • 版主果真厚顏...:)
  • Avery
  • 這個嘛
    我倒是覺得學語文臉皮就是得厚一點呢
  • 也要上譯研所
  • 嗯~學習中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