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807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,我很討厭聽到人家說對岸的簡體中文「只是筆劃少一點」或是「多看就會」。想想英美兩國,雖然英語字體的拼寫幾乎一模一樣,可是用字、甚至用語的使用場合都有不少差異,更何況是中國跟台灣呢?


對於從事英翻中的譯者來說,雖然Google大神很 方便,但是一遇到自己比較不熟悉的領域,往往要費盡心思地判斷查到的中文用語到底是對岸的講法,還是台灣的慣用法。雖然Google的中文搜尋有「所有網 頁」、「中文網頁」、「繁體中文網頁」、「台灣的網頁」四種選擇,但實際使用後,會發現光靠這幾個選項是沒辦法完全正確辨識到底哪些內容「真的」是台灣人寫的,哪些又是對岸的文章。


早上翻到「Uzbekistan」這個國家,查到的 翻譯名稱是「烏茲別克斯坦」;正準備在譯稿上輸入這個中文國名的時候,我突然想:這個國家的名字跟「烏茲別克」好像,是不是跟烏茲別克有什麼關係?(譬如 說鄰近的兩個國家、本來其實是一個國家之類的)一查之下,我才發現原來「烏茲別克斯坦」就是「烏茲別克」,只是前者是大陸用法,後者才是台灣的譯名!真是阿彌陀佛!(順帶一提,Google很多中文化的部分真的做得…很有進步空間!)

關於兩岸不同的國家譯名,可以參考「全球旗幟會館」的網頁






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前天,去看了日本留學展。因為自己一直懷抱著去日本留學的夢想(去不去得成還是個未知數,所以只能說是「夢想」),所以想趁這個機會打聽一下有關日本留學的資訊。而最重要的,當然還是有關交協獎學金的事囉。(呵呵,這可是好大一筆錢啊~)

那天我只聽了其中兩場演講;很有趣的是,這兩場演講都是講者說日文,然後旁邊有人負責逐步口譯。

我聽的第一場演講,負責口譯的人員明顯沒受過口譯訓練,因為這位譯者(我猜可能是該組織裡面的工作人員吧)從頭到尾「嗯」、「啊」、「這個」、「那個」不斷,不但口條不順,「卡住」的時候眉頭皺得像是心臟病要發作了,聽/看得我也好痛苦。

另外,講者投影片上顯示的是中文,講的是日文。因為我的日文聽力還聽得懂一些些,我發現其實講者講的幾乎都在投影片裡頭了;老實說,如果這譯者直接照著投影片上的字唸,不但會順很多,而且資訊也會「完整」得多。

之所以會這樣說,是因為我發現這位譯者既不做筆記,也不在資料上劃線(不知道是不是手上沒相關資料?),所以完全憑著自己的短期記憶力。但是在沒受過訓練,現場又不做筆記、不劃線的情況下,也難怪翻出來的內容會東缺一塊,西缺一塊的。當然,口譯跟筆譯不同,口譯傳達出來的資訊難免會有些遺漏;但是問題是 這些訊息其實投影片裡都寫出來了,而且寫的還不是什麼落落長的講稿,而是已經整理過的,簡單、清楚又明瞭的條列式摘要。為什麼不利用投影片的內容來輔助翻譯的進行呢?就算講者事先沒給稿子,大可以坐到筆電前面看著螢幕上的投影片翻譯吧?(我還特地觀察了一下譯者坐的跟筆電擺放的位置,其實很近)

第二場演講的翻譯表現就完全不一樣了。本來上一場聽完我就已經離席了,但是聽到第二場的演講,我以為是中文的講者,後來才發現原來一樣是日文的逐步口譯。因為這個譯者翻得很好,雖然我對這場演講的興趣不大,但還是忍不住偷偷溜回去「觀摩觀摩」。只見講者一邊講,譯者一邊認真地在資料上劃記,有時候講者甚至講個超過三、五分鐘才停下來(上一場大概每講個二、三十秒就停下來讓譯者翻譯);但是這個譯者都能不慌不忙、不急不徐地用流暢的中文翻出來,雖然偶爾還是 會聽到嗯啊這個那個,但是頻率比上一場的譯者少了很多,口條已經不會比一般人講話差了。

就算是臨危授命、就算沒受過口譯訓練,口譯員總是可以想辦法讓自己現場的表現再更好一點吧?像我聽的第一場演講,譯者連投影片都不看,結果譯出來的內容比投影片還少,也殘缺不全、缺乏連貫性;如果翻譯做成這樣,講者不如請大家直接看中文投影片就好了,不是嗎?

說了這麼多,總是批評容易做事難啦,希望自己哪一天上場可以做得跟第二位譯者一樣好(他跟講者之間的默契似乎不錯,應該是有事先溝通過,加分!)。

至於去日本留學嘛,我可能至少還要等個四、五年…






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I’ll be wearing a burgundy tie. Pay attention to that. There are a hundred and one ways this could go wrong. If it does, the police could tie one of us up for a long time.

這是手上正在趕工的小說裡面的一段話。這是一本很刺激的「科幻+奇幻」小說,主角雖然未成年,卻聰明得不得了。以上這一段話,就是主角為了不著痕跡地「暗示」某個地點而講出來的。如果不是看到後面,我還真的不知道當初主角講的這一段話是精心安排的。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終於,搬到台北來了。

目前正在努力部屋大改造中,希望能夠把現在的鬼屋變成地中海風情的溫馨小房間。(顯示為認真)

希望工作趕快穩定下來,這樣我就可以…呵呵呵不跟你們說~

然後我要說:我愛特力屋!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試譯沒過,有時候是自己能力不足,這時可以觀摩一下別人入選的作品,好增加自己的功力;畢竟翻譯是學無止盡,永遠都有進步空間。

討厭的是,有時候試譯沒過,把別人入選的試譯稿打開一看,心中馬上冒出一把無名火:這,這,你上次不是嫌我翻得太貼字嗎?這次(同類型的案子)我刻意翻得意思通順一點,不要太貼字,結果反而是很貼字的譯稿 中選,請問標準到底在哪裡?有特殊的格式要求,難道不能在試譯的時候說明一下嗎?

很巧的是,我沒通過的試譯通常都是那種「聽起來」十萬火急,發稿人又一副「我找不到人了,拜託您一定要趕快試譯看看」的案子。不知道到底是我不擅長處理急件,還是對方的作業程序有待加強;只是幾次類似的情 形重複上演(而且還跟是同一個合作對象),真是讓人有種謝謝再聯絡的衝動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我本身並不反對案主以「試譯」的方 式尋找譯者。聽一位譯界前輩提過,只要是案主要求試譯的(這位前輩是主要是翻文學類書籍),她一律拒絕。她的理由是:要掌握一個作者的味道、詮釋一整本書 的故事,談何容易,更不要說丟給你幾頁沒頭沒尾的試譯稿限你幾天內把譯文「生」出來;既然試譯稿很難測出譯者實力,她就乾脆一律謝絕試譯的要求,反正她並 不缺稿源。

Aver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